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在家办公

居家办公增大企业保密难度

群体居家办公的情况下,银行、券商等机构更难确保员工完全遵守办公行为准则。新的工作模式还降低了一些合规工具的有效性。

当我还是一名初级记者时,我目睹了我们报社跑白宫新闻的同事与她的丈夫——为另一家出版物报道总统新闻的记者——的正面竞争。这两口子商量好详细的规则,不许在家里听对方打电话,不许询问会议情况,不许看对方的文件。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安排居然管用。

有一些家庭利益冲突解决得就远没有这么愉快了。2018年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咨询师Peter Cho提起民事诉讼,指控他进行内幕交易,称他在与其时任未婚妻——瑞银(UBS)的一位银行家——同居期间,偶然听到她在参与一宗涉及维珍美国航空(Virgin America)的交易,随后他购买了该航空公司的期权。Peter Cho支付了53.2777万美元和解费,了结相关指控。

这只是众多“枕边话”案件中的一起。在此类案子中,不择手段的交易员利用从伴侣那里窃取的信息牟利。最严重的案件之一是,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高管迈克尔•德夫林(Michael Devlin)在2008年承认犯下内幕交易共谋罪,“挪用”了他妻子经手的至少13宗交易的信息。他妻子当时是博然思维(Brunswick)的公关主管。

现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把一个长期存在的轻微问题变成了一个可能大得多的问题,因为它不但成倍增加了内部消息的传达范围,也增加了窃取这些信息的机会。

前联邦检察官、现在是德普律师事务所(Debevoise)合伙人的丽莎•佐恩伯格(Lisa Zornberg)表示:“在危机时刻,人们由于恐惧和焦虑,往往更爱八卦。当一家公司打算缩减规模或申请破产时,或可能取得医学突破时,这些事情会像野火一样传播开来。”

问题是错综复杂的。

在这么多人在家办公的情况下,银行、券商等公司更难确保员工完全遵守那些通常防范不当行为的规定。例如,大多数交易大厅禁止使用个人手机,以保证所有的语音通信都有录音。但当人们在家办公时,这类规定几乎不可能执行。

新的工作模式还降低了一些合规工具的有效性。许多银行和券商使用市场监测软件和机器学习工具来识别行为可疑的员工。但是在大流行早期,转向在家办公的措施完全破坏了“正常”做法,结果是很难发现行为反常的人。

即使员工们尽最大努力遵守规定,在家办公也会带来安全问题。在平时,负责备受瞩目的交易的团队通常都坐在一起,当有多方参与时,很多谈判是在会议室闭门进行的。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一切必须电子化,人们也分得很散。这增加了某些信息被黑或通信出错的几率。

银行和券商表示,它们正努力解决这一问题,确保员工即使在家办公也坚持使用安全的电子网络。Cloud9提供这类产品之一,这是一款基于云端的交易大厅录音电话。据该公司首席运营官吉姆•米勒(Jim Miller)介绍,自3月以来其需求已跃升50%。

但有些公司可能没有采取同样的预防措施,而它们的员工可能了解有关盈利、裁员或配股的信息。网络黑客曾经侵入企业发布新闻稿的新闻网络,以及美国证交会接收公司业绩的电子备案系统。既然现在有如此多过去要当面讨论的企业信息正在通过电子邮件或视频电话讨论,黑客侵入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市场监管机构对该问题非常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